原标题:身在广东被控大庆抢劫男子申诉7年后获赔偿

“你和我犯的是一件事儿啊,我怎么没见过你?”分监室的时候,同监室的狱友见到张军(化名)的判决书后,吓了一跳。

2008年10月,黑龙江大庆市龙凤区人民法院认定28岁的张军参与了大庆的两起针对单身女性的抢劫,判处其抢劫罪和抢夺罪,有期徒刑20年。

事后的证据证明,这是一起乌龙案件,源于同案犯“认错了人”。

张军常年在广州打工,从未去过大庆,原审法院在没有其他证据佐证的情况下,仅以同案犯的指认作为定罪依据。同案犯称指认时的光线太暗,电脑成像也不清晰,就凭大概印象指认了张军,导致他入狱。

张军的父亲张福(化名)和几名工友,因为出具张军的“不在场”证明,被原审法院以包庇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

2008年入罪后,张军坚持申诉,终于在服刑7年10个月之后,走出了监狱。

2017年5月,大庆中院将案件发回大庆龙凤法院再审。法院判决张军无罪,同时也宣告其父亲和工友无罪。2018年7月16日,张军获得了88万余元的国家赔偿。

经历了一场近10年的“无妄之灾”,获得国家赔偿的张军希望自己的生活能尽快步入正轨。

生于1980年的张军来自四川,16岁起开始在广东一带打工。2002年,20岁出头的张军因参与抢劫,被深圳龙岗区法院判处有期徒刑4年,2005年刑满释放后在广东亲戚开的制衣厂工作。

2008年,他因为涉嫌参与2006年黑龙江大庆市的一起抢劫案被广东警方刑事拘留,随后被移送到大庆公安分局,并被批准逮捕。

判决书显示,张军于2006年6月28日14时许,伙同夏中任、李海林、高兴国(均已判刑)预谋抢劫从银行取钱出来的单身女子,强行将其女式皮包抢走,包内56900元被四人挥霍。3天后的6月25日9时许,几人再次预谋抢劫,受害人挣脱之后,夏中任一直在逃,李海林和高兴国被捕归案。

李、高两人向警方供述称,参与抢劫的还有夏中任的一名狱友,根据李海林和高兴国的口供,抢劫时夏中任带来了一个人,南方口音,身材165到170之间,夏中任亲口告诉他俩,这个人是自己以前的狱友。

警方根据筛查,发现2002年前后,张军曾经与夏中任一起在深圳服过刑。张军告诉记者,2002年,他曾因为参与抢劫,在广东深圳被判刑,在监狱服刑时认识了同监狱的东北人夏中任。“我刑满出狱后,就再也没和他联络过,”张军说,“我也听说夏中任他并没悔改,和监狱里另一个狱友一起,出去后又犯了案。”

警方将张军列入了2006年大庆抢劫案的通缉名单。

一直生活在广东的张军对此并不知情,直到2008年夏天:“我当时在广东白云那边办事,我女朋友要来找我,我就在白云找了家宾馆,一进去就被扣住了,然后我才知道我被通缉了,”张军说,随后他被送至大庆接受审理。

2008年,大庆市龙凤区法院对案件一审宣判,法院以抢劫罪、抢夺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张军有期徒刑20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0元。

“但其实我根本没去过大庆,也没有参与过抢劫。”昨天下午,张军向记者表示。

在受审前,经过两次指认,李海林与高兴国均表示张军是与他们一同参与抢劫的人。由于当时夏中任在逃,法院以此认定张军参与了抢劫。

案件宣判后,张军被送往黑龙江省呼兰监狱服刑。

张军告诉记者,“我们在监狱里分房后,要把自己犯了什么罪向狱管登记汇报,我就把我的判决交给他。这时我同屋那个狱友看了我的判决,吓了一跳,跟我说‘你和我犯的是一件事儿啊,我怎么没见过你?’”

原来,跟张军分在同一监室的,就是参与2006年大庆抢劫的高兴国。

张军马上回问:“你不认识我干吗指认我?”

在案证据显示,张军案得以被法院发回重审,有两个关键转机,一是代理律师通过张军了解到了,同案犯认错人的情况,于是开始搜集证据,另一方面则是,2015年前后夏中任归案。在补充侦查时,他向公安机关表示,2006年和他本人以及李海林、高兴国一起在大庆抢劫的是狱友邹某,不是张军。

2015年1月,大庆市中院决定对张军的抢劫案以及张福等人的包庇案撤销原判,发回重审。

2017年5月,大庆市龙凤区法院再审张军的案件。

李海林和高兴国向法庭出具证言表示,当时指认张军时,看到的照片光线太暗,电脑成像也很不清晰,所以就依据大概印象进行了指认,但看到张军本人后,才发现当时“认错了人”。

张军的辩护律师宣东说,此前认定张军参与抢劫、抢夺犯罪的基本证据是夏中任、李海林和高兴国的口供,没有让受害人进行辨认。同案犯李海林、高兴国等人对张军进行了两次辨认,2007年第一次辨认采用的是黑白照片,2008年第二次辨认采用的是视频辨认,但原审卷宗中没有附上相关的视频辨认资料。

宣东律师认为,现有证据可以证明,李海林、高兴国于2008年进行的第二次辨认中并未确定同案犯就是张军。李、高两人在对张军本人进行辨认时,均称张军不是夏中任带来狱友,本案确定张军参与犯罪的证据存在重大瑕疵,不应予以认定。

检方也表示,由于指控张军犯罪的证据发生变化,确实未达到确实、充分的证明标准,建议法院依法审判。

法院审理后认为,现有证据前后不一、存在矛盾,认定张军构成抢劫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罪名不能成立。

截至大庆市中院把张军案发回重审的时候,他已失去自由2890日。

翻案后,张军向大庆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154万余元的国家赔偿。

2018年7月16日,张军获得88万余元国家赔偿。

在张军看来,他能够翻案,全靠自己父亲张福的努力,但父亲却因为自己的冤案受牵连。

2008年4月8日,为了给儿子搜集不在场证据,张军的父亲张福找到自己的侄子——万盛发制衣厂老板,并找到在该厂打工的被告人杨某、童某等人,让其在“张军4月至7月在万盛发制衣厂担任总管”的证明材料上签字按押。

此后张福到大庆市为张军聘请了律师,将证明材料通过律师交到了公安机关。

对此,大庆市龙凤区人民法院在审理张军案的时候也认定,被告人张福、杨某、童某的行为构成包庇罪,张福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另外两名工友各自获刑6个月。

出狱后,张福留在了大庆,在一家餐馆一边打工帮忙,一边请律师为儿子申诉。在此期间,父亲帮着餐厅宰杀鸡鸭,有时还帮老板外出放羊,其间多次前往北京进行申诉。2012年,张福回到广东,也没放弃申诉。

2017年,因为张军得以翻案,法院也同时认定张福等三人包庇罪的罪名不能成立,宣告无罪。

谈及父亲,张军只有感恩:“将近8年啊,我不知道这个世上会不会有父亲像他那样,义无反顾地为了孩子付出。”

2017年,张军重获自由后也回到广东,继续从事他的服装生意。他告诉记者,刚出狱的那一年自己“特别懵”,“东西南北都分不清。”最为明显的一个感受是,自己进去的时候,手机还是按键的,出来后全部变成智能手机,“我连一个手机都玩不转”。

对于今后的生活,张军希望在拿到国家赔偿后,自己的事能尽快步入正轨。

因为这个案子,张军至今还未成家,他认为自己的这些年是被错误的判决耽误了。

在他看来,此前办错案的工作人员应该承担相应的责任:“哪怕是出来跟我们道个歉,我们心里也好过点不是?”

16小时前 - 原标题:身在广东被控大庆抢劫男子申诉7年后获赔偿同案狱友称“认错了人”,原审法院仅以口头指认作为定罪依据;10年后张军获88万余元国家赔偿“你和...
16小时前 - 原标题:身在广东被控大庆抢劫男子申诉7年后获赔偿同案狱友称“认错了人”,原审法院仅以口头指认作为定罪依据
16小时前 - 原标题:身在广东被控大庆抢劫 男子申诉7年后获赔偿 “你和我犯的是一件事儿啊,我怎么没见过你?”分监室的时候,同监室的狱友见到张军(化名)的...
15小时前 - 原标题:身在广东被控大庆抢劫 男子申诉7年后获赔偿 已经获得国家赔偿的张军与父亲张福在广东的住处。受访者供图 同案狱友称“认错了人”,原审...
15小时前 - 身在广东被控大庆抢劫 男子申诉7年后获赔偿 同案狱友称“认错了人”,原审法院仅以口头指认作为定罪依据;10年后张军获88万余元国家赔偿 已经获得...
15小时前 - 已经获得国家赔偿的张军与父亲张福在广东的住处。受访者供图 同案狱友称“认错了人”,原审法院仅以口头指认作为定罪依据;10年后张军获88万余元国家...
16小时前 - 已经获得国家赔偿的张军与父亲张福在广东的住处。受访者供图 “你和我犯的是一件事儿啊,我怎么没见过你?”分监室的时候,同监室的狱友见到张军...
16小时前 - 已经获得国家赔偿的张军与父亲张福在广东的住处。受访者供图 同案狱友称“认错了人”,原审法院仅以口头指认作为定罪依据;10年后张军获88万余元...
15小时前 - 身在广东被控大庆抢劫 男子申诉7年后获赔偿 同案狱友称“认错了人”,原审法院仅以口头指认作为定罪依据;10年后张军获88万余元国家赔偿 已经获得...
0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3233343536373839404142434445464748490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323334353637383940414243444546474849
Copyright 2017-2028 新闻目录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新闻目录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 网站 | 网站地图 |

时时新闻彩网, 2018时时新闻彩网哪个好, 时时新闻彩网哪个平台最好, 时时新闻彩网平台哪个好, 时时新闻彩网十大平台哪个好, 时时新闻彩网十大信誉的平台, 时时新闻彩网十大信誉平台推荐, 时时新闻彩网信誉平台, 时时彩平台全天彩计划, 时时新闻彩网人工计划平台, 时时新闻彩网计划平台, 时时新闻彩网平台计划群

Error

An error occurred.

Sorry, the page you are looking for is currently unavailable.
Please try again later.

If you are the system administrator of this resource then you should check the error log for details.

Faithfully yours, nginx.